公司决议纠纷相关法律问题分析

  • A+
所属分类:公司法
摘要

注:本文写于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生效前,现该司法解释已经生效,因此相关条文适用有所差别,但观点及结论仍适用。

司法实践中公司决议纠纷主要包括两类,即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二者也可统称为公司决议的效力瑕疵纠纷。在公司管理经营过程中可以做出决议的机构至少包括股东会、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而提起公司决议之诉的范围目前仅限于股东(大)会及董事会做出的决议。实务中公司决议纠纷常见的法律问题主要集中在诉讼主体的确认、时效或除斥期间问题、效力瑕疵的认定等。公司决议纠纷相关法律问题分析

一、相关规定

1.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二条是公司决议纠纷唯一直接相关的法律规定(特指全国人大或其常委会制定通过的法律规定)。该条对公司决议无效以及可撤销的情形进行了基本界定,并对提起公司决议撤销之诉的时间进行了限制;除此之外,该条也规定了股东提供担保的情况以及决议被认定无效或者撤销后的部分法律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二条:
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
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
股东依照前款规定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以应公司的请求,要求股东提供相应担保。
公司根据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已办理变更登记的,人民法院宣告该决议无效或者撤销该决议后,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撤销变更登记。

2.司法解释

与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相关的现行司法解释只有公司法司法解释(一)第三条,该条只是强调了超出规定期限提起公司决议之诉时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并未对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的适用进行更多的说明。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一)》第三条:
原告以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第七十四条第二款规定事由,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时,超过公司法规定期限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3.行政法规

与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相关的行政法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三条,该条强调了公司依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进行变更登记时应当提供申请书以及相应的裁判文书,常被作为请求公司变更登记类纠纷引用的对象,在公司决议纠纷中适用较少。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四十条:
公司依照《公司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撤销变更登记的,应当提交下列文件:
(一) 公司法定代表人签署的申请书;
(二) 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

4.公司法司法解释(四)征求意见稿

综上可以看出,在解决日益增多的公司决议纠纷过程中,可供援引的规范依据极少,而公司决议纠纷涉及的利益却可能相对复杂、广泛,实务中难免出现理解适用不统一甚至偏差的状况。目前公司法司法解释(四)征求意见稿已经公布,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征求意见稿),该征求意见稿针对公司决议纠纷的相关问题在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的基础上制定了更为详细的规范,占整个意见稿内容的三分之一(从第一条到第十一条)。虽然该解释目前尚未出台,但从征求意见稿可以看出,相关内容是对目前公司决议纠纷司法实践经验的总结及概括,在出台之前即使不能直接援引,也可参照适用。

二、公司决议未成立、可撤销、无效的区别

公司决议效力瑕疵实质上可细分为三种,即未成立、无效、可撤销。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二条并未明确公司决议未成立的情形,公司法司法解释(四)征求意见稿第四条、第五条分别规定了决议不存在以及未形成有效决议的情形,实际上就是公司决议未成立情形的补充。

1.公司决议未成立

公司决议“未成立”是指公司会议无决议能力时做出的决议,该种情况属于严重的程序瑕疵,比如公司决议未履行召集程序、未达到法定人数、未进行表决、伪造全部签名并拒绝追认等。上述严重程序瑕疵并无可以弥补的可能,相应的法律后果是公司决议实质上并不存在。现行公司法虽然只规定了公司决议无效与可撤销的情形,但并没有对司法实践产生较大的障碍,因为公司决议“未成立”的情形可在实践中认定为无效决议而达到权利人最终的目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征求意见稿):
第四条(决议不存在)
本规定第一条规定的原告有证据证明系争决议存在下列情形之一,请求确认决议不存在的,应予支持:
(一)公司未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但是公司按照公司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不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而直接作出决定,并由全体股东在决定文件上签名、盖章的除外;
(二)公司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但是未对决议进行表决。
第五条(未形成有效决议)
公司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并作出决议,但是本规定第一条规定的原告有证据证明存在下列情形之一,请求确认未形成有效决议的,应予支持:
(一)出席会议的人数或者股东所持表决权不符合公司章程的规定;
(二)决议通过比例不符合公司法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
(三)决议上的部分签名系伪造,且被伪造签名的股东或者董事不予认可,在去除伪造签名后通过比例不符合公司法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
(四)决议内容超越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职权。

2.公司决议可撤销

公司决议“可撤销”是指公司决议的程序(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的内容违反公司章程时可进行撤销。“可撤销”与“无效”的区别在于,在股东行使撤销权前,“可撤销”的决议对公司或者股东是有约束力的,且在满足一定时间期限后如仍未撤销,将成为绝对有效的决议;甚至法院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判决要求公司相关机构针对可撤销的决议进行弥补,使之成为有效决议而不直接撤销。“无效”决议是绝对无效,自始无效,从成立开始就不产生约束力,没有弥补的可能。

3.公司决议无效

公司决议“无效”是指公司会议形成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在公司法司法解释(四)征求意见稿中增加了股东滥用股东权利通过决议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以及决议过度分配利润、进行重大不当关联交易等导致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受到损害的情形,这两种情形实际上也是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延伸。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征求意见稿):
第六条 (决议无效事由)
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无效:(一)股东滥用股东权利通过决议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
(二)决议过度分配利润、进行重大不当关联交易等导致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受到损害;
(三)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其他情形。

三、公司决议纠纷中原告的主体资格

1.公司决议效力确认之诉中原告的主体资格

公司法第二十二条只强调了“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但并没有明确可以提起公司决议效力确认之诉的主体有哪些。由于公司决议无效涉及到重大的瑕疵以及利益调整,且基于《民事诉讼法》第119条的相关规定,在司法实践中通常认为利害相关方均可提起。公司法司法解释(四)征求意见稿第一条规定股东、董事、监事以及有利害关系的高级管理人员、职工、债权人等均可提起公司决议效力确认之诉即是对上述理念的重申和明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征求意见稿)第一条:
公司股东、董事、监事及与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内容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职工、债权人等,依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起诉请求确认决议无效或者有效的,应当依法受理。

2.公司决议撤销之诉中原告的主体资格

公司法第二十二条明确规定了当公司决议存在可撤销的情形时,“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司法实践中通常也只认可股东才能提起公司决议撤销之诉。公司法司法解释(四)征求意见稿对此进行了明确,不仅规定只有股东才能提起公司决议之诉,而且还要求在案件受理后原告应当持续具有公司股东身份。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征求意见稿)第二条:
依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起诉请求撤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的原告,应当在起诉时具有公司股东身份。案件受理后不再具有公司股东身份的,应当驳回起诉。
案例:万伟与王祖芳、王祖劳与公司有关的纠纷案(二审)
审理法院: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5)珠中法民四终字第4号
裁判日期:2015.07.02
摘录: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根据上述规定,对董事会决议行使撤销权的主体为公司股东。本案中,万伟并非凯莱(珠海)化工有限公司的股东,其无权向法院请求撤销《凯莱(珠海)化工有限公司董事会2011年2月20日临时董事会会议纪要》。

四、公司决议纠纷的诉讼时效或除斥期间

公司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了提起公司决议撤销之诉的除斥期间(60日),即应当自公司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提起撤销之诉,但并没有对提起公司决议效力确认之诉的期限进行限制或规定。

在没有明确的立法确认或司法解释前,公司决议效力确认之诉是否适用诉讼时效制度仍存在较大争议,在公司法司法解释(四)征求意见稿中也没有对此进行明确。一种观点认为:诉讼时效制度仅适用于债权,公司决议无效之诉系程序性请求权,且自始无效,因此不能适用。也有观点认为公司决议纠纷应遵循民法上诉讼时效限制,以此警戒“躺在权利上睡觉”的人。

笔者更倾向于第一种看法,即公司决议效力确认之诉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因为从本质上来讲,公司决议属于公司内部管理范畴,虽然并不排除公司决议涉及实体债权或者其他权利的处分内容,并不当然对第三人或者相对人产生效力,此时的决议只是公司自我意识的决定。当公司以决议之名为一定行为或者不为一定行为时才是真正对实体权利处分继而影响第三人的情况,此时适用诉讼时效并无不妥。而单单就决议本身而言,在确认效力这个范畴内并未真正处分债权给付等内容,因此不受诉讼时效限制。

案例:武汉中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湖北华银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与武汉中英实业有限公司确认股东会决议无效纠纷上诉案
审理法院: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1)武民商终字第00782号
裁判日期:2014.05.19
摘录: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两份股东会决议是否有效,而关于效力之争不属于债权请求权范畴,同时,法律对此类诉讼未规定诉讼时效期限,故华银公司、中英集团公司在本案中不享有时效抗辩权。华银公司、中英集团公司要求依时效规定,驳回中英实业公司关于确认无效的诉讼请求依据不足,对其诉请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五、公司决议效力瑕疵的认定

公司决议是否存在瑕疵,能否撤销,应当确认有效还是无效,这些是公司决议纠纷的核心问题。对于案件事实或者法律关系并不复杂的案件而言,直接通过公司法第二十二条以及相关司法解释即可对公司决议的瑕疵状态进行判断。本文选取了几则具有典型意义的判决,针对公司决议纠纷中具有代表性的问题进行简单梳理,供在实务中进行参考。

1.公司决议没有会议记录或主持不符合规定属于可撤销事由

案例:浙江天电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陈承海、陈启彬等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申诉、申请
审理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案号:(2015)民申字第2724号
裁判日期:2015.11.26
摘录:本院认为:关于公司没有股东会议记录及董事长未主持参加会议等属于召集股东会的程序事项,依法其可以在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撤销决议。由于陈承海起诉时已经超过《公司法》规定的起诉期间,故二审法院以超过起诉期间为由未支持其关于撤销决议的主张,适用法律正确。

2.类似公司持股平台的成员不属于公司股东,不可提起公司决议撤销之诉

案例:梁素萍与广西贺州市医药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二审
审理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6)桂11民终355号
裁判日期:2016.05.23
摘录:本院认为:包括上诉人在内的出资职工以持股会会员的身份加入职工持股会,持股会作为一名股东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职工持股会成为法律上的注册股东,代表出资职工行使股东权利,出资职工通过持股会按其出资额享有收益权和其他权利。因此,持股会才是公司股东,包括上诉人在内的出资职工是通过持股会行使权利、享有实际股权的持股职工,持股职工个人不是公司注册股东。

3.继承人通过继承取得股东资格,即使未进行工商登记亦可提起公司决议撤销之诉

案例:洛阳特耐实验设备有限公司与杨芳、罗建伟公司决议撤销纠纷再审
审理法院: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6)豫民申1537号
裁判日期:2016.10.31
摘录:本院认为:杨芳由继承而取得的股东资格,其权利义务与原股东是一样的,虽然在胡坚死亡后,特耐公司的工商登记基本情况未变更为杨芳,但这并不影响其作为继承人而继承的股东资格,故一、二审法院认为杨芳可以行使公司决议撤销权并无不当,特耐公司的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4.通过网络、电子邮件等通讯形式召开的公司会议,形式上合法有效

案例:上诉人马塞尔·若尼·欧斯特维(以下简称马塞尔)为与被上诉人宁波北仑宇创机械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创公司)、第三人龙霞公司解散纠纷
审理法院: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5)浙甬商外终字第45号
裁判日期:2015.11.18
摘录:本院认为:首先,2014年8月11日,根据宇创公司董事周伟健的建议,宇创公司三位董事通过网络在线形式召开了董事会,并形成了一致决议,董事会会议记录亦通过电子邮件形式经过了马塞尔的确认,表明宇创公司董事会机制并未失灵。马塞尔上诉认为董事会召开形式不符合公司章程关于召开董事会及会议笔录的要求,还认为董事会决议内容并未真正实施、部分内容违法,但一方面,通过网络在线形式召开董事会,及会议笔录通过电子邮件形式确认不违背公司章程关于召开董事会的程序要求,另一方面,与本案相关的问题并非董事会决议内容实施与否及决议是否有效问题,而是确定董事会能否正常召开的问题,故马塞尔以董事会决议未实施、决议部分内容违法为由来否定董事会正常召开的抗辩理由不成立。

5.股东会决议的作出须以完成股东会就审议事项的表决程序为前提

案例:苏安秀、朱兴培与徐州意创化工科技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撤销纠纷再审
审理法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6)苏民申4310号
裁判日期:2016.10.18
摘录:本院认为:股东会决议的作出须以完成股东会就审议事项的表决程序为前提,决议未经表决则应认为未作出决议。2011年1月19日,意创公司向苏安秀、朱兴培邮寄了仅有意创公司的三名股东陈孟伯、陈舸、张丽签字的股东会决议,该行为应当视为意创公司采取书面方式进行表决作出股东会决议。而通过书面表决方式对审议事项进行表决,应当以最后一位股东知悉决议内容为股东会决议作出之日。意创公司于2011年1月21日向苏安秀、朱兴培发送股东会决议,苏安秀、朱兴培在收到后方能行使表决权,完成表决程序,故诉争的股东会决议作出时间不会早于2011年1月21日。据此,苏安秀、朱兴培于2011年3月22日诉至法院,并未超出法律规定的60日的起诉期限。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本站公众号
Legal Times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